走进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走进我们 >

爱情的道路总是曲折坎坷让人有时也感到一些束手无策

时间:2017-06-09 11:39

 
 
一切真相大白。爱情的道路总是曲折坎坷让人有时也感到一些束手无策,刘大海终于知道为什么王娟对和自己订婚的事闪烁其词。原来她订了婚。他也听说了王娟父亲的固执己见,如何去说服一个没见过面的老人把女儿嫁给自己?这是一个难度多么大的数学题啊!只能让王娟一个人慢慢地说服父亲,关键自己的硬件软件设施也都太弱势了。只是一个在城市里没有任何等级证的小木匠,也没有家底,母亲也不在了,家里就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单身的父亲,房子也不是新的,每次下雨都要几个小盆在接着房内的雨水。任何的竞争需要的都是实力,而不是滔滔不绝的誓言和决心,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着的难题对于一个善良和智商平庸之辈的人来说,就是痛苦无奈,伤体的自我残杀。最后的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得到的是一个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刘大海看着斜对面房间里的灯灭了,他知道心爱的人王娟入睡了。干了一天活的身子有些疲惫,可王娟的话像一把刀深深刺在他的心上。两年了,多少次心里是那么激动的走进了那家一辈子刀削面面馆。在院子里的水龙头边,多少次看到那一张不仅仅含笑的脸,还有那充满爱的火花的眼神。悄悄地拉开窗帘,再次凝视着斜对面那熄了灯的房间,他痴痴地问自己,一辈子刀削面馆里的女孩子王娟是不是那个命中注定的要和自己走一辈子的女孩?(待续)
 
第287章 默认分章[287]
 
  张老闷带着收割麦子的疲惫回到了出租屋,一倒下去就睡着。刘大海也没叫他,从下午六点多睡到第二天早上。师傅张进宝也到位,木活又开始正常运转,每天三个男人一起上楼下楼,切割石膏板,木工板,面板,在那一片空气充满着污染的空间里,三个人无语的忙碌着,为了钱,挣扎着。王娟和刘大海的约会显得有些困难,王娟下了班,张老闷和刘大海在房间的鼾声已经彼此起伏。王娟给刘大海转发了一个信息,一个突然自己接到的信息。父亲要和她那修电器的对象把她引回去,看来她和刘大海的事出现了大的危机,一旦离开一辈子刀削面馆离开这个县城,她和刘大海见面的机会就会更困难,她看父亲的态度是没商量的余地。她傻呆呆地看着那一条冷酷无情的信息,好似一把刀刺在她的心上,她是四点多接到信息的,从那一刻起她就忐忑不安,给刘大海说吗?不说自己就这样悄悄地被带走,说了刘大海会有多么伤心,自己和那卖菜的女孩一样,会给刘大海留下一道伤疤。她想极力的说服父亲,可发了无数信息父亲一条也没回,有可能父亲和那修电器的男孩已经坐上了车,正在向她的方向赶来。她多么为难,恍惚不定的还在端着一碗碗刀削面,把六号桌的端到八号桌,把面汤倒溢在地上。看着她失神的样子,厨子大声喊着,“王娟,你疯了,拿着面汤壶浇地哩!”
 
刘大海收到了一条信息,以为天气预报,以为又是卖房子的广告,也没仔细去看,继续睡觉。王娟看房子里没动静,就轻轻的爬到窗户前,一边慢慢敲玻璃,一边喊着大海。张老闷也醒了,翻了一下身嘴里嘟嘟着,“师兄,猫头鹰在窗子外叫着你。”刘大海穿了衣服拿着手机匆匆就走了出去。张老闷看也不看的发牢骚,“神经病三更半夜的还约会。”刘大海和王娟像贼一样溜出了院子。生怕楼上的师傅发现。王娟把手机里的信息翻出来给刘大海看。刘大海看完一下也傻了,看来王娟她父亲要来真的,要把自己的女儿从身边带走。他心里又急又气,如何面对这样固执的一个老头?俩个人不知不觉的来到沋河的小桥桥栏杆前,手扶着那熟悉莫过的石栏杆,刘大海心中多少的话不知从何说起?他斜视了一眼目视远方的王娟,还能有啥办法说服那倔强的老头?他要看王娟还有办法吗?王娟一直是沉默流泪,流泪沉默。“我和你父亲谈判行吗?”刘大海试探性的问。王娟摇了摇头,把自己头靠在了刘大海的怀里,刘大海紧紧地把王娟依在怀里,俩个人相爱的人无声的倚在石栏杆旁,那些人来人往,闪烁的霓虹灯,好像不存在一样,俩个人旁若无人的拥抱着,也忘情的接吻着,没了昔日的甜蜜更多的是一种言不尽意哀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