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走进我们 >

这个和自己爱情人生有亲密关系的故事

时间:2017-06-09 11:38

 
王娟的隐私是无人知晓的,她不是本地人。在交往过程中刘大海才知道,王娟是随她大姑到这个县城的,大姑父是一个收废品的人住在老城街。几次他也想见一见那个收废品的人,王娟都拒绝了,说等一等,说机会还不成熟。刘大海看着王娟的眼泪,也不忍心再多问,约会像天上的月亮,经常会出现的。尤其师傅张进宝和老闷回去收麦子了,俩个人的约会又成了天上的太阳,每天一次。一个月亮高悬的夜晚,刘大海和王娟站在桥栏杆旁,所有关于师傅和老闷的话题都早已说尽,王娟把她一辈子刀削面面馆的陈芝麻烂谷子也说的没了啥说。身边经过的人流车辆,没人关注这俩个心事重重的年轻人。一个继续想问着什么?一个想说着什么又欲言又止。静静地聆听那穿过桥心的沋河水哗哗地流淌着,夜色中看不清它的清澈见底还是浑浊不堪,桥附近的滩地上是无数的杂草和一些散发着异味的垃圾。刘大海还是想努力的打探一些王娟的秘密,为什么不对自己透露心里的苦衷?是不相信?还是不愿让自己进入?父亲刘福来也着急的打了电话,说家里收麦子的事就不是个事,再说还有俩个哥多少还能帮些忙。主要是谈恋爱的事,到底行不行一句话别就这样耽搁着?刘大海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刘福来气的粗鲁不堪的又在电话里说粗话。今晚他要问王娟一个水落石出?有什么难言苦衷你说啊?
 
王娟看着刘大海一次一次的哀求着自己,她也心软了。她多么不想提起自己那不为人知的婚姻。其实她是一个订了婚的女孩。她的对象是一个修理电器的男孩。家里的经济条件还算优越,可她不喜欢那样的男孩,不是所有的好人和好人都能结婚啊?她对父亲提出要退婚,父亲就不答应,父亲的观点是人家能挣钱,不傻不呆的有啥不满意的?过去男女订婚还不是不见面布袋买猫,最后多少人幸福的渡过了一生。感情是啥?感情就是那些吃饱了肚子的人无病呻吟的声音。听着父亲给自己分析什么叫感情,王娟无语了。她最后决定离开家乡,和姑,姑父到一起找个事干。她想退婚,和刘大海一起走天涯,可她偷偷地和父亲通了电话,父亲每次都是威胁她,如果你退婚,我和你母亲就自杀。她给固执的父亲在电话里哭泣着解释,你不让我退婚我就自杀。父亲又开始哀求她,说天下的人坏完了,父母对自己的儿女都是一心一意的。说着说着电话两端都成了哭声。王娟把一切的痛苦都埋在心里,她对刘大海如何去说?说自己父亲不讲理?说自己退婚是迟早的事你等着我?听刘大海说刘福来开始越来越愤怒,把刘大海的婚姻事当成了天安门广场前的每天的升旗仪式,每天都要打个电话问一声。
 
王娟不想隐瞒了,她要对刘大海说清自己苦衷。如果刘大海要离开自己她也不去阻拦,毕竟自己是一个订了婚的女孩。说真得,她是喜欢眼前这个男孩子的,不太高,瘦瘦的体型,一头浓密的头发,一笑还露出两个小虎牙。虽然是一个还没出师的木匠,但为人处事很有分寸。她仔细的观察过,同时端两碗面汤,坐在对面的师傅没端起来喝,他是不会先喝的,每次给师傅发烟,先给师傅点燃自己再点。院子里的人很杂,他能和每个人把关系处理好,不像张老闷那样院子这个人看他不顺眼,那个像打他两拳。从她看见刘大海的第一天起,她就有一种春心荡漾的感觉,她看见刘大海抱着被褥进了房间的那一瞬间,她告诉自己还是和那个修电器的男孩分了手吧?刘大海和王娟凝视着河岸远处霓虹灯闪烁的大楼,俩个人的手都搭在桥栏杆上,距离也很近,一个挨着一个,刘大海先开口了,“师傅和老闷回去七八天,估计麦子快收完了。”刘大海的话也在暗示着身旁的王娟,有啥话你现在就说,师傅和师弟来就不方便,每天能见面但说不了悄悄话,约会也是偷偷摸摸,师傅明确规定晚上下班不准经常外出,城市里的意外太多。还一再叮咛城市里的木匠都没有买保险,所以也不考虑给刘大海和张老闷买保险。
 
王娟手拖着腮,望着远处那栋发亮大楼对刘大海说:“我其实是一个订过婚的人,我欺骗了你。”刘大海手搭在王娟的肩头,一半身体站在王娟的身后,也目光停留在远处的大楼上,对于王娟说的订婚他很平静,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有意识的等着谁,都是因为相遇,偶然的相遇改变着原有的感情。“谈不上欺骗,那是我错了,是我出现的太晚。”王娟没想到刘大海是那么幽默感十足的抹去了自己犯下的错误。那一刻,刘大海在她心目中不是一个鲁班界的学徒,不是一个没知识肤浅的人,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从那一天看到刘大海阅读路遥大师的《人生》,她就觉得自己也在寻找着那个有追求有上进心的高加林。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到了城里的刘巧珍,她没资格去当那有背景的有文化的黄亚萍。她渴望刘大海是高加林,爱着自己这个到了城里的刘巧珍。她也想起刘大海给张老闷讲卖菜的故事,讲那个卖菜的女孩,她心里非常有醋意的对自己说,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像刘巧珍一样有一颗善良痴情的心。王娟毫无隐瞒的给刘大海回忆了一遍自己订婚的事,刘大海也是很认真地听着,这个和自己爱情人生有亲密关系的故事。王娟一边说着,一边流着眼泪,刘大海抬起胳膊举起手,慢慢地用手拭去王娟脸上那不断涌出的眼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