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走进我们 >

世上最急的事是人等人

时间:2017-06-09 11:37

 
虽然一个人干活,还是按照师傅规定的时间上下班。饭时赶到一辈子刀削面馆,王娟看他来了,就笑吟吟的给他倒一碗面汤,也不用问他吃啥,就给单子上一写,给厨房一报。刘大海看着王娟也是没有太多的语言,就是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言不尽意的爱意,一种别人不易察觉到的缠绵悱恻之情。吃面的目的就是多看一眼这个和自己坠入爱河的女孩,就是给自己疲惫的身心打一针兴奋剂。看着身边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吃面人,眼睛偷偷地斜视着王娟那一走路就起伏不定胸部时,刘大海浑身发痒的想举起拳头,警告那些色迷迷的老小男人,那是所有母亲都有的东西,你们有啥稀奇的。他渴望时间快一点,天黑了,就可以下班,和王娟俩个人去约会。没有师傅和老闷的日子,就像儿时上学没了老师,那种自由,那种心里上的轻松感是多么的让人惬意。他早早回到房间,从龙头端一盆水,从上到下把自己洗个干净,换上从北塘商场买的短袖,新裤子,凉皮鞋。在镜子前把自己那稠密的像到了镰没有割的长韭菜一样的头发梳理顺当。完了买一包绿箭口香糖,买一包包装没了猴子的猴烟,就站在一辈子刀削面馆附近的梧桐树下,等着那穿着粉红色短袖的王娟从面馆下班走出来。
 
世上最急的事是人等人。刘大海是快黄昏时到了那棵梧桐树下,城市的路灯还没有亮。街上的行人有些稀疏,可能与那些进城,又回家收麦子的人有关。他焦躁不安的一会儿靠着树抽烟,一会儿看那不远处的一些退休老人在无聊的为了一步棋吵的脸红耳赤。看那进进进出出的吃面人,他多想让时间过的快一点。他也神经质的渴望面馆里突然停电,那样王娟就下班了。俩个人就可以快乐的肩并肩去散步,去那人声吵杂的广场看那些吃饱肚子消化不了的人们跳那不知叫啥名字的广场舞。一个骑着摩托车,车身上挂了许多麦杆子的人从身边经过,他靠着那棵粗壮的梧桐树,一刹那间又想起了那个叫刘福来的男人。那个和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男人。黄昏的刘家湾,父亲可能还在弯着腰,一镰接着一镰割着那心中是希望却真得给农民带不来喜悦的收获。为了节省那几十块钱的收割费,父亲为了自己能多多抽几包烟,常常在做些惊人的举动。多年了刘福来是村里唯一一个不用收割机收麦子的人。刘大海也抱怨父亲,别委屈自己了,花不了多少钱,刘福来笑着说明年一定叫收割机,可一年一年还是自己弯腰割着。“大海,你还吃吗?”王娟不停的给刘大海招手,刘大海笑着走过去,原来面馆老板刚有事出去了,王娟想让自己吃一碗不用掏钱的刀削面。厨子也和刘大海熟就说:“来,咥,一碗面。”刘大海拍了一下肚子说吃过了,一点也不饿。说完又折到梧桐树下,继续等着快下班的王娟。也思索着天全黑了,父亲刘福来可能回家?也可能还在麦地里蹲着。
 
第286章 默认分章[286]
 
  
城市的夜晚是多彩多姿的,政府的亮化工程在不断发展和变化,许多大楼两年前夜晚的漆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形形色色的霓虹灯在不停地闪烁着,那些沿街的灯箱也纷纷亮了起来。王娟搀着刘大海的胳膊俩个人漫步在城市的东风大街。对于那些谈过恋爱的人说,都知道约会的内容大致是一样的,俩个人甜甜蜜蜜的走一走,边走边说,不同阶层的人说的情话不一样,有文化的人说的婉转含蓄情意绵绵,且一举一动尽显怜惜之情。没文化的人像竹筒倒水直来直去,一开口都是,“我看你真漂亮。”“我想抱你一下”“我爱你你爱我吗?”像刘大海这样的木匠谈恋爱就是那种毫无技术含量和浪漫情节的恋爱法。他把王娟带到那人迹稀少的沋河公园,俩个人边走边说着有时还毫无顾忌的哈哈笑着,话题大多数是自己和师傅张进宝张老闷之间的趣事。王娟也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话。来往时间不短了,刘大海几次想和王娟正面交谈婚姻上的事。可王娟总是有什么隐情似的故意回避着,总是一次一次地说着不急。刘大海就试探性的靠近她,夸张的把她揽在怀里,看她有啥异常的反应。而王娟也没有讨厌他,像一个正常恋人一样的配合他,温暖滋润他那颗骚动不安的心。刘大海更加糊涂了,不谈结婚的恋爱算是爱情里的第几种爱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