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走进我们 >

从橱柜的各部分材质辨别橱柜的好坏

时间:2017-06-09 11:37

 
人只有离开故乡久了,才觉得还是村子里的人亲。尽管李印度在村里没好名声,整天游手好闲,头发的长短也超越了李沟村人对头发长短的标准。走时嘴硬的给父亲李增来说,不回来就不回来,让村里那些想我的,恨我的,骂我的,都见不到我,难受去吧!才两个多月就像几年没回李沟村一样。一场秋雨连着一场秋雨,下得天越来越凉,人心也凉。思乡之情与日俱增,李印度再也忍不住了,谁也拦不住他回家的念头,他嫌修一天假时间短,他又请了两天假,带班的说:“印度,请一天假吧!”李印度把台词都想好了,“我外公死了。必须三天。”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哭泣的神态。那带班的说,回吧,节哀顺变。李印度急匆匆的收拾行李,他要回家,六十多天没见到李沟村的人,没见自己那形影不离的黑狗,就是耳边清静的没听到父亲李增来的叨叨声,他也有些想念母亲的煎饼鸡蛋卷。最想最牵挂的人其实还是那个叫李翠翠的人。有时一边装麦草想李翠翠,有时拉着麦草车也想李翠翠,晚上躺在硬床板上,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个不知以后是不是自己女朋友的人。他看着那些穿着洋气的女工,有时也神经质的想入非非,幻想着那其中有一个是李翠翠多好啊!
回到村口,看到那棵场面子旁的柿子树。想起自己在柿子下的誓言,想着那个爱的计划。他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李翠翠家的门楼楼,很有灵性的黑狗从远处扑了过来。李沟村的树叶早已落光,光秃秃的树枝直直地挺立着,那些金黄的苞谷串子也消失了,冬天不知不觉来到。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穿着厚棉衣蹲在阳光下,等着家里的那一碗裹腹的饭。李印度掏出一盒刚打开的香烟,见人就笑着发,那一头长发还是那么扎眼的出现在李沟村人面前。有人夸赞他,“印度,现在是工人,也懂礼貌,有出息了。”“印度,下次回来引一个城里女朋友,让村里人看一看。”李印度笑着说:“没那本事,还是找个村里娃吧!”书记李卫东出现了,他推着车子一看都是开会归来的样子,李印度笑着掏了一根烟递给他,他也没客气的接住了,更没想到的是李书记给李印度说:“有空来我家坐一坐,你和翠翠是同学,给她说一说别让大人生气了。”李印度看了一眼李书记受宠若惊的说:“行,行,好。他来不及想李翠翠和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事让书记也给自己开口?但他从父亲李增来那里知道,李翠翠恋爱了,那个小伙也是自己的同学。听说李书记生气极了,坚决不同意。想到自己在柿子树下的誓言和对爱的决心,李印度心里刀绞一般,他再次从炕席下面找到那一份情书,完全与上一次感觉不一样的看着,默默地,心酸的给自己念着。(待续)
 
第285章 默认分章[285]
 
  木匠活不是工厂上班,每月都能出满勤,有时旺季活多了不停地加班。有时淡季运气不好了没有一家活。这都是正常的事,活少了也没啥,没钱人歇着。活多了就不公平,师傅张进宝也不加钱,就是不停地发烟。淡季活少了,干十来天歇五六天正常。没活就没工钱,张进宝只管吃住,伙食也投机取巧,有时不吃主食就是引到背巷子吃碗荞面饸饹,饱不饱账一结就走了。张老闷就发牢骚,“奸锤子,加班不发钱,没活不想管饭。不给鸡吃饲料还想鸡下蛋。”刘大海也是没吃饱不停的喝汤,对张老闷说:“还吃吗?我请你,一个人一个鸡蛋夹烧饼。”张老闷点了点头,卖饸饹的笑着说:“兄弟,别抱怨,这世上的老板有几个好东西,小老板是从从员工身上炸油水,大老板是靠骗银行玩贷款,还有靠赖人发家。”木活的淡季是秋后,快要入冬的季节,装修房子的人渐渐少了,要么有人改水电完了就停工,来年开春再继续木活。放假时间太长,害怕大海和老闷飞了,给别人干活去,开春又叫不回来。张进宝就左右为难的养活着这俩个暂时不创造利润的弟子。一到淡季就是些缝缝补补的小活,要么给药店制作一个药架子,要么给谁换个门头的广告架子,全干些不挣钱。运气好了还能接个饭馆装修的小活,混一混冬天也就过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