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多层板什么品牌的好

时间:2017-06-09 12:27

 
韩淑珍听完张混混的叙述,她也束手无策的傻坐着,父亲离开三年多了,母亲也是白内障看不到什么,一天就为两顿饭而活着,这个家里虽然自己说了算,可这种事情到底咋办?她也没有抗衡的力量和势力。只能让自己的男人张混混在全村人面前检讨,只有这样一家人才能继续平静的活着。母亲耳朵也有点聋,他俩个人说了半天一句也没听到。韩淑珍说:“王家人咱惹不起,那就写检讨吧!”张混混拿了一个张菊红的新本子,坐在院子里边抽烟边写着,写好写,多难念啊!张菊红放学了好奇地看父亲写字,看到那自己能认得的三个字检讨书,她就问母亲韩淑珍父亲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写检讨书?韩淑珍抚摸着女儿的头说:“长大了告诉你。”正说着王大虎一帮人进了院子,一条绳扔到地上,对韩淑珍说:“自己给自己人上绳吧!人到齐你出场,念检讨书。““绑着咋念。”韩淑珍问,王大虎冷笑着说,有人给拿着。老槐树下围满了张庄村的人,王仁义在老槐树前的方桌子上,点了三根印度香。那条死了一直被储存在井下红薯窖里的蛇,僵硬的躺在老槐树的树心,几只苍蝇来回起伏不定的在它身边飞舞着,王仁义表情严峻的凝视着死去的蛇,对老槐树说着一些张庄村人听腻了的话。张混混被绑着走出门来到老槐树前。张混混低着头被按倒在地,直直地跪在老槐树下,他要跪着念完自己的检讨书,他表情麻木的看着那些自己亲手写的字,眼里的眼泪在打着转转,他克制自己,不要流下来,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了吧!王仁义得意洋洋的看着张混混念检讨书,一个小女孩突然跑到他跟前,小嘴迅速地咬住了王仁义的胳膊。他疼得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不再看那念检讨书的人,落在了王仁义和一个叫张菊红的小女孩身上。(待续)
 
第296章 默认分章[296]
 
  自从念检讨以后,张混混不再和张三发一起盘吸风灶。张混混无法接受被出卖的痛苦,尽管他没充足的证据肯定是三发出卖了自己,可怀疑不到第二个可疑的人。张三发委屈的来张混混家辩解,韩淑珍也是冷言冷语的接待,张混混不多说就是自己抽烟要么干活,张三发尴尬的一个人说着。为了清白张三发也找过王仁义,他拍打着自己的胸脯说谁拿了你钱你知道?王仁义不言语的看着他,过了许久问张三发你想咋?张三发一时无语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王大虎从厕所出来一边系裤带一边说:“三发,别难过,瘸子不和你盘吸风灶你到我沙场去上班,拿个铁锨就能挣到钱。”张三发两个多月没盘一个灶,没挣钱的男人真窝囊,媳妇怨老人说,自己难过没人去诉说。他考虑不了张混混的二次猜测,钱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他笑着答应了王大虎,嘴里又添了一句,“我真得没有说蛇是张混混杀死的。”王大虎在他屁股踢了一脚说:“这算个锤子,文化大革命把多少比你有本事的人都冤枉了,不也说不清了。想挣钱去沙场,不去了我也不给栓子说了。”张三发人穷志短短的说:“我去。”王仁义手里端着一碗荷包蛋,边吃边说:“三发,好好干,沙场比你盘吸风灶要挣钱快的多。”张三发点头说:“叔我知道了。”
冬天的张庄村是寒冷的,农民没有花钱取暖设施,没事干就把土炕烧热,一家人坐在炕上,男的靠墙抽烟,女的纳鞋底。说着一些家常话,快到饭时,女的问男的吃啥饭?男的十有八九一个字,面。女的问汤的还是干的?男的答干的,女的继续问宽的还是窄的?男的就开始怨,吃个饭问这么复杂干啥?做啥面吃啥面。女的唠唠叨叨的穿鞋下炕,张庄村的男人基本不参与做饭,女的一个人也适应了。吸风灶把火一生,就开始舀面倒水开始忙乎。张混混坐在炕上闭着眼睛,他盘吸风灶换了新人,是亲戚张四峰。他没想到张三发去了沙场,对张三发的怀疑又添了一些有力证据,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张混混对韩淑珍说:“以后三发来了就让出去,别理他。”韩淑珍说:“张庄村的人认不清,咱还是别胡说别胡做日子就能安生的过。”张混混点了点头说知道。冬天几乎没啥生意,想盘吸风灶的人基本在春夏秋都盘了,那些摇摆不定的人也不会在冬天盘,都想着春暖花开再盘。张混混适应了冬闲,他也不焦躁不安的在村里转悠,闲了就是坐炕上看电视,和女人韩淑珍说一说张菊红的学习,过年给娃买啥衣服。没太多的人来游门子,只有张四峰偶尔的来坐一坐,问一问张混混回老家了没有,家里老人身体如何?
树叶落光了。老槐树孤零零的站在张混混的门对面。每天张混混开门第一眼就看到那棵老槐树,老槐树也无语的看着他,粗壮弯曲的树枝在寒风中接受着冬的洗礼。那些没有被打扫干净的槐树叶还睡在老槐树的脚下,树心里经常有一些孩子在那里玩耍,王仁义路过时会怒斥那些不更事的孩子下去到一边玩去。王仁义还是很虔诚的敬着心中的树神,他总觉得财源广进和敬老槐树是有密切关系的。闲了一个人就披着羊皮大衣站在老槐树下抽烟,手时不时的摸着那饱经沧桑的树皮,喃喃自语地一个人对树说着悄悄话。目光落在张混混家门上时心里一阵阵的不悦,他想起那次张混混念检讨书自己被一个小女孩咬伤的事,在这张庄村敢给自己一个冷眼神的人有,但想伤自己让没面子的事估计没人敢做。偏偏瘸子的女儿咬了自己,当时想发火,也不好发作,一村的男女老少看着他,如何欺侮一个吃屎不懂理的娃。他也暗暗地告诉自己这人啊真是三代出一个改朝换代的人,到张混混那小丫头张菊红手里可能要翻天了,那孩子的眼神,那骨子里的霸气,隐隐约约的让他感到世上的英雄不是练出来的,是天生的。他当然不会可笑的被一个孩子震住,他强忍着痛,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主持完了那个检讨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