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好的多层板基材?

时间:2017-06-09 11:53

 
公元一九九八年那年夏天,张菊红六岁了,和一群孩子在大槐树下玩耍,老槐树的树心出来一条蛇,一群孩子吓哭了。提起那条蛇村里人也是众说纷纭,这槐树老了,不是树是神树。蛇也是保护树的,我们要保护蛇,也有持反对意见的,蛇如果活着会伤及无辜的,村里的老人孩子夏天都喜欢在这里乘凉,还是捉住杀了好。张混混是沉默,虽然到村里七八年了,没人把他的意见当回事,就是盘个吸风灶才会想起他。看着村里人为了一条蛇吵来吵去,他心里也有了主意,自己的门端对着老槐树,不把蛇杀了,有一天会跑到自己家里的。对于一个山里长大的人来说,抓一条蛇简单的像拿筷子夹菜一样。他心里冒出一个年头,杀了去。把蛇杀了,女儿张菊红就安全了。蛇把娃咬了咋办?有老人讲千万别杀蛇,别把树神得罪了。还讲了一个故事,说十年前村里有一个人在邻村磨面夜里回来晚了,走到树下休息,突然想小解,就不假思索的对着树尿,尿着还骂着,树咋还不死?刚尿完,一个穿白衣的人手搭在他肩上说,来,我给你把面粉肩上。他吓得浑身打战,回头再看没有人影。就去肩面,结果面在地上散了一地,袋子没了。他一口气跑回了家,三天后他病倒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死了。这个人叫张猪娃。
张混混不信那故事,他要杀蛇。一个人悄悄地干。村里人没人知道他要杀蛇,也没人把他当回事。该敬树的还给树烧香,给树磕头。想杀蛇的还是没有取消念头,准备寻时机杀蛇。村里的争斗渐渐开始,一帮人保护蛇黑白看守,一帮人想杀蛇的等待机会。张混混若无其事的盘他的吸风灶挣钱。闲了引着他的女儿张菊红在村里转悠,韩淑珍看着那老槐树也担忧,这树离自己最近,蛇不死也真是想来心有余悸。估计蛇就在树洞里隐蔽着,偶尔还有人看见蛇弹出脑袋,路过时吓得大喊蛇。张混混在随时寻找时机,他如果发现蛇就几秒钟把蛇灭了。他从小时候都开始杀蛇。有一天中午他在门口吃饭,村里的一个老人死了看蛇的人吃菜馍去了。韩淑珍也给人帮忙,他悄悄地走到老槐树下,他寻找那条让自己和许多人耿耿于怀的蛇。也许它的阳寿以尽,它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张混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条蛇揪了出来。抓住它的尾巴,在空中摇了几圈,突然摔下去,几秒钟时间,蛇死了。他想消灭现场,看见有人走向老槐树,他把蛇无奈的扔进了树洞。他若无其事的慢慢离开。一个小时后树周围涌满了看死蛇的人。张混混也装作不明真相的站在哪儿。(待遇)
 
第294章 默认分章[294]
 
  
老槐树的树心里躺着那条死了的蛇。张庄村那些把老槐树当神敬的人愤怒了,怒目而视的盯着那条没了知觉的蛇。没有证据的怀疑张庄村的许多人,没人怀疑是张混混,这个不起眼的人经常被人忽视,连这些事也不考虑他。村里爱树敬树的人有组织,领导姓王,叫王大虎。张庄村其实姓张的说了不算,是姓王的统治这江山,姓氏比例基本相当,王姓人觉得这老槐树就是张庄村的神,是张庄村人的魂。所有关于老槐树神话传说的故事都是姓王的人讲说的,故事里基本出事的都是姓张的人,这一点姓张的人比较反感,可没有实力的愤怒,王姓人也不考虑,继续给那些故事加盐添醋。就拿张猪娃的死来说,王姓的人说了不下十几个版本。有的说张猪娃磨面那晚,看到老槐树洞里站了无数的白色精灵,他拿石头砸,最后就有了面撒了一地,他一个月后死的结局。张姓的人辩解说胡说,张猪娃是得了紧病,嘴里吐血不止而死的。关于这些故事张混混从没思忖它的真假。他只知道多盘一个吸风灶,家里就多些收入,杀死蛇自己的孩子和一家人就安全了。王大虎像侦探一样开始调查这条蛇的死亡。在老槐树下承诺谁举报出杀蛇人,给谁二百块钱。谁自首了给老槐树磕三个头就行,张混混就在人群中,他知道王大虎在诱骗杀蛇人自首。
张混混腰里别着瓦刀,走到看热闹的张三发面前说:“有啥看的走吧,还有三个吸风灶的活。”张三发骑着他那没有前瓦圈的自行车带着张混混下了张庄村的大坡,张混混在车后不断的提醒他骑慢点,不敢把咱俩摔死了,不然过几年被姓王的人又演绎成了杀蛇被树神惩罚了的人。张三发吃惊的把闸刹住,后头看张混混问,“那蛇是你杀的。”张混混相信张三发,他默默地点头。张三发竖起大拇指,笑着说厉害,你为村里的小孩除了一害。初秋的杨树上爬满了不知疲倦鸣躁着的知了,田里的苞谷苗不再叫苗,已经长得人头高了。苞谷棒子也像雨后春笋一样喜人的成长着。张混混和张三发在离张庄村不远的苞谷地边小解,张三发又好奇的问,“混混哥,你是咋杀死蛇的?不害怕吗?我见了那蛇浑身发抖,更别说杀了?”张混混得意洋洋的给张三发讲自己杀蛇的过程,说完了笑完了又补了一句,这些话永远烂在肚子里对谁也不能说。张三发微笑着点头,他知道消息被王大虎那帮人得到后的下场。可他俩个人没想到,苞谷地旁的菜地里蹲着一个姓王的老头,正在茄子地里拔草。俩个人继续骑着自行车缓缓地行走在那秋蝉鸣叫的村间小路上,美滋滋的陶醉在蛇的死亡和盘吸风灶的喜悦之中。什么才是好的多层板基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