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合作伙伴 >

人在矛盾中生活

时间:2017-06-09 11:44

 
春夏秋冬你来它去,不知不觉又是两年过去,二零一四年的春天,张老闷个和刘大海一边抬着木工机械进电梯一边议论着木工市场的行情。铺地砖的工费涨了,喷油漆的工费也涨了,木工的工费也涨了,就连那些干苦力搬运沙子水泥人的工费都涨了。可木工的工费一直没涨,原因是木工太多,外地的木工都涌进了这个城市,干活价格也压的很低,活到不少就是利润太薄。师傅张进宝整天忙着找熟人关系联系活,用他的话说,七分买八分卖,不为赚钱为图快。老说不挣钱的话,刘大海和张老闷也不乐意听。伙食还是中午雷打不动的手工面和扯面交替着,面汤自然都是一个味,锅里下的青菜基本多少一样。下午是稀饭馍一人一碟两块钱的小菜。掏钱时免不了对卖饭的人说,活不挣钱了,饭也慢慢要吃不起来。张老闷一听那话就悄悄地怨,还不挣钱,你的二手车马上换新车了,城里都有了新房子,咋还像瘦猪一样哼哼。跟了你八年了,一个抗战的年份过去了,吃到城市拉到城市,我和刘大海有啥发展?我们也没少给你挣钱,为什么连吃个饭还要抠来抠去?刘大海听了那话也不舒服,心里的怨恨在升级。卖饭的也看不惯师傅张进宝的吝啬,一看掏钱走出去的张进宝,就跑到刘大海和张老闷跟前说:“你师傅真是屎里寻豆豆吃的人,就我这卖饭生意利润多薄,还让我打折。”
 
张老闷和刘大海和师傅相处八年了,谁对谁的为人处事都有所了解。师傅不在了就私下议论,为什么别的木工活得轻松?是因为有一个慷慨的师傅,咱没有,师傅张进宝啥道理不懂,给别人讲道理头头是道。一看见师傅对装修房子的人说:“这俩个娃都是我徒弟,跟了我八年抗战的时间,不能对不起娃,该吃该喝要把身体搞好,钱也不能少给娃,娃还都没成家,娶媳妇都是花大钱的。”刘大海不用机械都要把机械打开,让那机械的噪音遮挡师傅那无聊虚假的关心话。张老闷也是一边干活用眼睛瞪着,嘴里不出声心里怨着,别不做人事光说人话,谁也不是傻子。装修房子的人也是为了给自己把房子装修好,稀泥抹墙两面光,听师傅说话时不停地恭维,“老张,一看你这人都好,是有情有义的人,俩个徒弟跟你真是享福了。”张进宝笑嘻嘻的说:“大海,老闷,给你王叔把活干好。”刘大海装作听不见问说啥,老闷说故意说:“师傅吃啥好饭我都没意见。”师傅不在了,装修的主人来给他俩个人一人一盒烟,私下说这是给你俩个的,害怕你师傅贪污了。又笑着说看你师傅都是老江湖,可能也是说人话不干人事。刘大海沉默,他不想在外人面前说师傅,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张老闷不隐瞒的说:“在这个世上说的美的人,有几个为人实在,都是空空脑袋待人。”刘大海回头眼瞪了一下张老闷,张老闷小声嘟嘟,“毛主席教育人民,实话实说。”
 
人和人相处都有矛盾,人在矛盾中生活。有时想开了也不和师傅计较。刘大海晚上和张老闷回到院子先洗自己的头,再洗脚,然后各自洗衣服。房东老人笑着说:“下班了?唉,还是尽快找个对象吧,累了一天回来还要洗衣服。”听到这话俩个人心里都舒服,这是善意的关怀,还有人看着他俩个可怜。张老闷一边洗衣服,又想起那卖衣服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女孩,他心里酸溜溜的慢慢洗着那满是粉尘的衣服。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婚姻,家里的老母亲是个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直接影响着找媳妇。想到这里他就匆匆忙忙洗了几下把衣服搭在二楼屋顶的绳子上,净不净也就是那回事了。刘大海仔细洗着,他还是挂念着单身的父亲刘福来,自从做了胆结石手术后父亲身体明显虚弱下来,去年的麦子是收割机收的,父亲的身体已经征服不了那繁重的体力活。大哥二哥也批评他,“老三,随便找个对象结婚吧,咱父亲受不了你的光棍生活了。你就让老人多活几年吧。没钱了我们给你拿些都可以。”刘大海也是为难的点了点头,这找对象是可遇不可求的,谁不想把自己的婚事早早了结。可哪儿来的合适人算?卖菜的莹莹就不说了,那端面倒汤的王娟也不提了。去年见了两次面也没成功,那也不能怪自己。
 
刘福来每天巴结村里的煤婆子田绣饿,有空就去人家院子里聊天,没见人就跑到自留地找,笑嘻嘻的说这个说那个最后的话题还是拐到儿子刘大海的婚事上。“嫂子,娃把你叫婶,你给娃就操操心吧,木匠也是咱农民行业里的吃香专业,也能给人说得过去。”就连刘福来也学会了张进宝的那一套话。田绣饿是村里唯一一个职业媒人,说媒是要收费的,本村人八百块钱,邻村是一千块钱,再远点的村子是一千五百块钱,有人提意见,这样的定价有啥道理?物价局知道吗?田绣饿笑着说:“说心里话还是想给本村娃把媳妇问题解决了,提价是为了封杀外村人掠夺咱村里光棍的资源。没听说每年北大清华在北京的招生情况比较特殊吗?别以为我田绣饿没文化,这个道理我懂,话再说丑了,我老了,村里人还感激我,给我个笑脸没问题,我死了,村里的男人抬我也有劲,人活着多做些善事有啥错?”本村的光棍都很尊敬她,谁见了也一张笑脸相迎,都想巴结着赶紧给自己把事情办了。刘福来还给田绣饿应承了,让刘大海给她家做一副新床,田绣饿摆了摆手说不用了,让娃娶到媳妇再说。刘大海见第一个姑娘是收麦子后,父亲打电话说让他赶紧回来,他也很配合就骑着摩托车向回赶。一进村父亲就在村口等着他,说那姑娘都到田绣饿家里了。催他放了摩托车,洗把脸就过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