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合作伙伴 >

新房要装修了用什么多层板好呢

时间:2017-06-09 11:42

 
刘大海不愿意听父亲报帐,每次把钱的事说完就说婚姻上的事,村里谁订婚了,少了几个光棍,谁家男娃又去乡亲了,这村里的光棍的指标不断的减少。说完村里的就说刘大海,“大海,好坏谈一个姑娘,只要能说话,能做饭,将来能生孩子就行。咱农村娃要啥有感情的,结婚后感情慢慢培养。”刘大海不耐烦的说:“知道,别说,我慢慢地找就是。”刘福来还是不甘心的说:“海呀!你都二十五岁,真得不小了。”刘大海把话茬打开,问父亲最近忙吗?问能帮忙给三爷的坟上点张纸吗?三爷是有儿有女的人,却常常给刘大海托梦说自己没钱了,常常拄着拐杖向刘大海要钱。刘大海在梦里就苦口婆心的解释,我刘大海给你卖菜没贪污你一分钱,就是给自己买过几包烟,你说坡上坡下的我一个人跑的不累吗?吃你几盒烟不行过分吗?尽管他给三爷解释了,三爷还是一次一次拄着拐杖来找他,有时不要钱叫他帮忙卖菜。他苦笑着叫爷,说自己当木匠了,没时间卖菜。三爷就恼怒的举着拐杖打自己。刘福来一听说给三爷烧纸,又开始骂刘大海,你亲爷你还没梦见,你咋没有个远近的老想着那个没给你买过一个糖棒棒的三爷。说不烧纸,说要烧了你自己去。刘大海也火了,你不烧纸我就不找媳妇。俩个人又吵的好久不通电话,谁也不理谁。(待续)
 
第289章 默认分章[289]
 
  
二零一二年的春天,刘大海已经二十七岁,刘大海路过一辈子刀削面馆,里面的厨子还是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叫他进来吃面。老板已经换了人,厨子还继续削面配凉菜,刘大海微笑着和厨子聊几句,不经意的就说到了王娟身上。刘大海沉默着听厨子说,就是离开一辈子刀削面的那一年冬天王娟和那修理电器的人结了婚。王娟中途想跑回来,几次没成功被父亲抓了回去。后来渐渐也没了心劲,就结婚生孩子了。王娟对厨子说她很思念刘大海,走后打电话刘大海没接,发信息也没回,厨子问刘大海这是为什么?刘大海苦笑着说:“既然走了,就让她幸福的去结婚吧,我真得买不房子。”那厨子不解的问,就这样放弃?他苦笑着说来一大碗面,干伴的。厨子又笑着说他,四年了也没见你来过,你和王娟关系断了,和我们一辈子面馆也有仇了。人家老闷经常来吃面。刘大海埋头开始吃面,王娟和他分手四年了,确实四年没吃一次刀削面,可不代表他没来过,多少次一个人站在马路对面的梧桐树下,痴痴地望着进进出出的吃面人。想着那个高鼻梁,大眼睛的人,一年一年过去,他只要想王娟了就到渐渐变得粗壮的梧桐树下,后来他也偷偷的给王娟拿生号打过电话,打过去别人问谁呀?他听声音不对,知道王娟换号了。厨子问刘大海想联系吗?我这有王娟的手机号,喝了两碗面汤的刘大海打着饱嗝说算了,人家娃都三岁了,联系人家干啥?
 
走出一辈子刀削面馆,刘大海没有多少伤感,四年了,那钻心的伤疼已经慢慢自愈,记忆被岁月冲淡的有些模糊。他已经不是四年前痴情的刘大海了。虽然那本《人生》的小说放在他的床头,他有时下雨闲了还翻着看一看,他内心深处没了高加林,刘巧珍的故事,他不相信那些虚假的东西,刘巧珍有那么痴情吗?高加林会回到农村吗?他问自己,思索片刻一笑,把书压在床下面,一个人到街上看那些老头下棋去。要么和老闷消磨时间到麻将馆打牌娱乐。老闷谈的媳妇也没成,那女孩子和一个卖衣服的老板结婚了。张老闷也痛苦不堪,有一次和师傅张进宝刘大海吃饭,买了一瓶白酒自己喝干了,酒完了,人哭了,说自己辛苦挣到手的钱全花了,到头来还是没有结果,师傅白了一眼怨他,“有啥悲伤的话回屋里说,别丢人显眼在大众场合说。”张老闷还是置之不理的一个人唠唠叨叨,刘大海苦口婆心的劝他说:“别难过,我比你还大一岁,不照样是光棍吗?有媳妇没媳妇男人都得好好活着。那些寺院里的僧人不也是一辈子没有女人的活一辈子?何况咱有的是机会。”张老闷还是执迷不悟的学说,那女娃花了他钱,早都变心了,他咋真得这么傻?说完吐了一地的污秽物。师傅张进宝骂了一句,羞先人哩!手背在腰子后走了。
 
开会。这又是行业内的一次大的运动。张进宝坐在床上,双腿一盘,手里的烟在旁边的桌上的烟灰缸上不停地弹着,习惯性的动作张老闷和刘大海已司空见惯。前几年刚开始开会,他俩个也不抽烟,后来也不看师傅的脸各给各点燃一根烟,用老闷的话说,跟着师傅不挣大钱了人还是要有人权的,抽吧,他能抽咱也能抽。刘大海也不反对,可不是吗,你看电视上的开会,领导在上抽,同志在下抽,这才是平等。张进宝起先还是不太高兴,说这是不尊敬自己,后来说了几次看他俩个态度坚硬的抗争,想着只要不是涨工资的事,也就默默地妥协了。“我还是要批评张老闷的。”师傅的眼睛直视着抽烟的张老闷,张老闷低头不语,可能也意识到自己酒多失态的错误。刘大海心里想着父亲刘福来的胆结石是保守治疗还是动手术?也埋怨父亲把身体不当回事,不按时吃早饭,早上起来不喝水,不然结石咋能形成的?“大海,你觉得老闷那样子丟人不?”师傅问大海,大海一愣神,也没听清师傅问啥,就胡答了一句,“应该开会。”张老闷看了一眼师兄,想笑没笑出来,院子里房东在骂谁昨晚回家没关门,院子里的自行车丢了,他走上二楼看张进宝在了没?一敲门问你们干啥?张进宝严肃地说一大早听你就骂谁没关门让贼进来了,我就开会,这样的事不会是我们木匠干出来的。房东噗嗤笑了起来说:“就三个装修房子的木工还整天像县政府一样开会。”新房要装修了用什么多层板好呢
友情链接